法國建築詩人—Rudy Ricciotti

“烏托邦”這個名詞,從沒有出現於我的想像領土之上。因為這個詞,底下所投射出來的陰影,其實是拋棄了現實,拒絕了更美好的未來。我亦不相信新古典主義或簡約主義,因為它們的美學價值,是把全世界99%人類的想像拒之門外。至少快樂主義的建築不甘屈服於任何批評。 —Rudy Ricciotti

混凝土詩人

Rudy Ricciotti於1952年出生在阿爾及爾,在三歲時搬到了法國。他在瑞士學習工程學,並於1980年畢業於馬賽國立高等建築學院。他是一位熱情洋溢的建築師,崇尚超現實主義。年輕時他在地中海法國海岸的一個小鎮上生活和工作,並以諷刺的方式面對他的省級的生活方式。就像他的朋友吉爾斯‧馬赫(GillesMahé)一樣,他把自己定義為“布列塔尼藝術家”,而Ricciotti稱自己是“奧克賽建築師”。

Rudy Ricciotti的父親是泥水匠,從小就生活在混凝土文化之中,非常擅長運用混凝土,他的混凝土手法與建築師安藤忠雄厚重、寧靜、簡潔的做法有很大的不同,充滿著法式的浪漫與創意,他研發了高強度混凝土材質Ductal,可以塑造出超薄的扁平面板,甚至雕花般的華麗立面,讓所有參觀者無不讚嘆驚豔!

Rudy Ricciotti,是來自地中海的“enfant terrible”(壞孩子),率性又反動,但出來的效果卻充滿詩意。大抵是因為“說英語令我感覺非常不好”的原因,而不為法國以外的人所認識。但自從他和Mario Bellini合作設計的羅浮宮伊斯蘭新館曝光,並且獲2006年法國國家建築大獎後,大家開始重新發現這位有個性的建築師。

Rudy喜歡混凝土的同時,更喜歡超乎物料現實的想像,一如他為德國Postdam設計的音樂廳、韓國的“和平之橋”、日本LV的大樓,當然還有羅浮宮的伊斯蘭新館,中東的“飛毯”與古典碰撞,極具超現實感。Rudy和Mario Bellini的伊斯蘭新館是兩層設計,希望以比較“柔軟”的手段入手,這塊巨型“飛毯”,並沒全部覆蓋“維斯康堤庭園”,半透明的發光天幕,讓陽光直射進來,甚至成功地將陽光引入地下一層。


美學與力學的完美結合

作為國際建築大獎賽和榮譽勳爵騎士勳章的獲獎者,他在世界各地設計了無數項目,其中艾克斯普羅旺斯的Le Pavillon Noir,波茨坦音樂廳,首爾和平人行橋。

另外在法國港口城市馬賽的入口處J4號碼頭,座落著一棟巨型混凝土網外觀的深色正方體建築,是「地中海文明博物館(MuCEM)」,建築體現馬賽人大膽的設計風格與獨具魅力的地中海文明。博物館由曾獲法國國家建築獎的由法國建築師Rudy Rucciotti與Roland Carta設計,造價約1.91億歐元,藏品近100萬件,是世界上第一座以地中海文明為主題的博物館,也是法國有史以來第一座位於首都巴黎以外的國家博物館。

正如歐洲文化之都馬賽計畫的策展人所說的:「透過建築去改變大眾對於城市的印象是非常的重要,因為建築的改變是大家都看得見。」儘管Rudy他是一個成功的設計師,但他很少談論關於工作或他自己,但他總是認真的在改變這個世界。

資料提供 / Rudy Ricciotti Architecte D.P.L.G. (rudyricciotti.com) 資料整理 / Michell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