椅子應該沒有所謂的背面,丹麥設計巨擘為椅子寫下亮麗的註解

「椅子應該沒有所謂的背面。從各個角度望去,它應該都是美麗的」

世界知名的丹麥設計巨擘Hans J. Wegner(1914-2007),把功能性深植在充滿詩意線條的設計裡,並遵循極為嚴謹的結構和製程工序。他將家具的形式和功能統整起來,並對舒適性及人體工學提出了最高的要求。對Wegner來說,椅子不僅是一件家具,更是一件擁抱身軀形體的藝術品。

Fredericia既是丹麥設計史上最具代表性的公司之一,也是少數究極形式與實用表現主義的品牌,以專注工藝、並創造簡單實用的家具為主軸。不管是對材料的慎重,還是在功能或細節的關注,Fredericia都在丹麥家具文化裡,點燃原創的美學風範。自1911年成立以來,Fredericia持續保持對質材的思考,始終關注永續發展的可能性,讓所有家具產品在合乎尊重環境的前提下製作。

Fredericia的每款設計都是獨一無二。無論從形狀、尺寸、結構、表面處理到材料選擇,及其他無數細節,都承載著無數人的滿腔熱血的心力。然而,隨著仿冒複製品的猖獗,Fredericia也呼籲消費者必須正視對環境永續、遵循良好道德條件的根本;購買附有正版授權的家具(附有授權標籤或印花標記),是對設計原創的支持與重視,同時也是對那些將一生奉獻工藝的匠師所應給予的尊重。

20世紀家具設計的先驅

在丹麥家具設計大師中,Hans J. Wegner被認為是最具創意、創新的設計師之一;他一生創作了近500件作品,畢生的創作原型,更累積超過千件,其中許多更被認為是經典傑作。另外,Wegner也是創造今天被稱為現代丹麥設計「黃金年代」其中的一員。

他曾說:「許多外國人問我,我們是如何創造出丹麥風格的?」

Wegner回答:「這是一個不斷『純淨簡化』的過程,只要將其凝鍊到四支椅腳、一個椅座、椅背和扶手的最簡單設計」

Wegner透過簡約實用的設計,來展示家具的內在靈魂;更透過對於木質料材的熱愛,陳述關於質地的有機形式;這些都使他成為形式表徵中的極簡主義者,為家具帶來柔軟而樸實的經典之作;而他與生俱來、彷彿能解析材質紋路的天賦,也在每張椅子的的藝術線條中,化為每個驚嘆的眼神,在設計家具界中恆久存在著。

從紐約的MoMA到哥本哈根的丹麥設計博物館(Design Museum Danmark),再到慕尼黑新收藏博物館(Die Neue Sammlung),幾乎所有世界的主流設計博物館,都曾展出Hans J. Wegne的作品;名副其實地使他成為20世紀家具設計師的先驅。

令人讚嘆的經典

Hans J. Wegner專注材質形式的表現,不只創造了在心理或知覺上的安適感,同時也挑戰極簡家具的形貌與意涵,創造出許多丹麥設計史上的經典座椅。

被全世界奉為丹麥現代搖椅的典範,「J16 Rocking Chair」受到溫莎椅(Windsor)和夏克椅(Shaker)的影響,以丹麥家具俐落的當代線條,襯托骨子裡的一絲古典氣息,為了確保搖椅前後運行的自由度和人體工學,Wegner特別琢磨腳凳、座椅、靠墊及頸部支撐,確保搖椅的舒適性,透過精確的設計,實現優雅的搖擺運動;座椅使用天然紙繩編織而成,不僅增加了支撐,同時亦在紋理上與光滑木質結構形成微妙對比。

而The Ox Chair和被譽為女版Ox Chair的Queen Chair,則是以大膽的存在感,挑戰當時盛行低調美學的丹麥設計,前者獨特的頭枕,參考了牛角及牠碩大的身軀,顛覆傳統座椅的藝術性;而後者寬敞、近乎圓柱形的扶手與背部,則是平順地一路延伸到椅背,以高貴又舒適的優雅氣質,讓單椅愛好者頻頻稱頌。

正當Wegner清新的家具設計在丹麥設計界引起關注,1788 Easy chair的出現,更在細微處撼搖觀者的感官。1945年,Wegner為了展覽所設計的『A Home For the Future 未來之家』系列,與好友Børge Mogensen著手設計一系列輕量且深具功能性的家具。

1788 Easy chair傾斜扶手上的考究輪廓,以流暢而獨特的線條與收邊,反映了Wegner標誌性的雕刻細節以及探究木材的天賦。輕盈的木質廓型,承載著同樣纖細的椅角與扶手,與可替換的座墊,打造出公共場域或私宅皆理想的夢幻單椅,無形完整了Hans J. Wegne宛如藝術的溫潤設計。